加入WTO,中國獲得了巨大的發展的同時,貿易摩擦也隨之而來。近年來,華為、中興等深圳企業被美國政府制裁引發關注。這也是入世20年來,中國(深圳)企業遭遇貿易摩擦的一個縮影。作為典型的外向型經濟城市,深圳是中國的進出口大市, “幾乎所有針對我國的各種類型的貿易摩擦深圳都有涉及,而且涉案企業占比也較大?!?/p>


入世20年間,深圳如何應對貿易摩擦?尤其是近年來深圳企業走出去的貿易摩擦情況是怎樣的,未來深圳企業如何更好地走出去?圍繞這些問題,新京報采訪了深圳市商務局下屬的深圳市世貿組織事務中心以及該中心的前主任張金生和深圳當地企業燕加隆集團,從多個角度呈現深圳應對貿易摩擦的經驗和思考。 



【政府】

對各級政府的政策做合規審查,避免授人以柄


位于我國南部沿海地區,深圳抓住了入世的機會,企業加快走出去。公開數據顯示,過去19年時間里,深圳市出口總額增長了6.5倍,對外投資由2001年的9家企業增加到2020年的455家,增長了近50%。截至2020年,深圳市對外投資合同金額超543.7億美元。


在深圳抓住入世的機遇獲得發展的同時,各種貿易摩擦接踵而至?!吧钲谑沁M出口大市,幾乎所有針對我國的各種類型的貿易摩擦深圳都有涉及,而且涉案企業也占全國的多數?!睆埥鹕嬖V新京報記者。


據深圳世貿組織事務中心向新京報記者提供的不完全統計數據顯示,2001年至2021年上半年,深圳企業遭遇貿易摩擦310起。其中,反傾銷、反補貼調查(含部分復審案件)196起、337調查88起、保障措施和特別保障措施調查26起。


面對這種形勢,政府應接不暇、企業不知所措,急需一個專業性的工作機構來協調和指導各類貿易摩擦和糾紛的應對工作。張金生說,“2002年,深圳市委、市政府審時度勢,決定深圳在全國率先成立負責地方世貿組織事務的專門工作機構,即深圳市世貿組織事務中心?!?/p>


深圳市世貿組織事務中心是具體承擔協調地方WTO事務工作的機構,負責貿易政策合規性審查、貿易和投資政策通報與咨詢等事務性工作。其中,為了使地方貿易政策文件與WTO規則一致,深圳市世貿組織事務中心在貿易政策合規工作上先行先試,比如在入世之初率先進行地方財政補貼政策梳理,前后開展了四次全面的地方性法規、規章清理,廢止法規、規章數十件,清理數百件,進一步提高深圳的立法質量,并在全國范圍內率先建立起地方貿易政策的合規性審查制度等。


“2004年起,深圳世貿組織事務中心對深圳市各級政府出臺的貿易、招商等相關政策進行合規性審查,有效地避免了政府出臺的政策授人以柄。同時,還對某些國家針對深圳企業的不公平的、違背世貿組織規則的做法和措施進行了調查收集,為我國商務部和駐世貿組織機構提供了談判的依據?!睆埥鹕f,深圳這項工作當時走在了全國的前列。


為應對貿易摩擦,深圳政府在組建深圳市世貿組織事務中心的同時,還分別于2003年和2005年率先在全國頒布了地方應對入世的綜合性指導文件——《深圳應對入世行動綱要》和《深圳市應對入世后過渡期行動綱要》。此外,深圳還率先建立地方WTO事務聯席工作機制,成員單位包括市發改、工信、財政、科創、稅務、司法等重要部門,加強對WTO事務工作的統籌和協調;率先設立一批WTO事務工作站,現已升級為公平貿易工作站,以點帶面開展公平貿易工作。


入世20年來,深圳市貿易摩擦應對工作在國內創造了多項領先。比如,在加拿大汽車擋風玻璃案中,國外調查機關首次給予我國單個行業“市場經濟待遇”,深圳市信義汽車玻璃有限公司成為所有應訴企業中唯一獲得零稅率的企業;在馬來西亞自行車案中,深圳市寶安南方自行車有限公司是該案唯一一家應訴并獲得比較理想稅率的企業;在加拿大車載冰箱反補貼調查案中,美固電子(深圳)有限公司作為中國唯一一家應訴企業獲得了“可忽略不計”的補貼稅率認定;在美國復合木地板337調查案中,深圳燕加隆公司成為中國所有18家應訴企業中唯一一家勝訴的企業。


【企業】

已經學會遵守、敢于和善于運用國際規則


深圳市燕加隆集團曾因在多個貿易摩擦的國際官司中勝訴而廣受關注。


燕加隆集團成立于1997年,出口的產品涵蓋地板、瓷磚、石材、門窗等。入世20年來,燕加隆曾遭遇了多起著名的貿易摩擦事件,也曾因積極維權而多次被報道。比如,在2004年,應對加拿大邊境服務署(CBSA)反傾銷反補貼調查,以“零稅率”勝訴;2007年,應對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337知識產權調查獲得終裁勝訴,成功保住中國地板產業的美國市場;2010年,燕加隆應訴德國知識產權臨時禁止令案,獲得勝訴。


“入世20年來,像反傾銷這樣的貿易摩擦對我們公司來說都是‘家常便飯’,特別多,到處都能碰到?!毖嗉勇〖瘓F董事長何貽信說,中國企業走出去基本上都比較遵守國際規則,但中國制造業的競爭力比較強,很多國家為了保護國內產業,經常打著WTO規則的名義實施反傾銷調查,從而實現打壓中國產品的目的?!爸灰袊M入到當地市場的產品,在它國內也有這個產業,哪怕它們國家只有一兩家企業在生產那個產品,它們國家就會對中國產品實施反傾銷等方面的調查?!?/p>


何貽信觀察到,入世20年來,深圳企業的維權意識和規則意識明顯增強?!霸谠缙?,遇到反傾銷調查、知識產權等方面的國際官司時,大家基本上放棄的比較多。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敢于和善于維權的企業越來越多?!焙钨O信以自己的公司為例,為規避公司走出去的風險,公司一直關注所在產業領域的技術發展等情況,企業的生產盡量回避使用國外的技術,以避免在知識產權等領域吃虧。同時,公司通過自主研發的新技術打破了國外的壟斷,促進了行業的健康發展。此外,公司還把內部的法律和外部的法律顧問統籌運用起來,幫助企業做到合規。


張金生也有類似的看法和感受。在他看來,在過去二十年,無論是深圳企業還是政府,在應對貿易摩擦方面有了很大的進步?!皬淖畛醯暮ε?、不了解、不敢打國際官司、遭遇貿易摩擦時不知所措,到如今以理性心態面對,并將貿易摩擦當成常態化的事情,以平常心應對,從容應對貿易摩擦。政府和企業遵守國際規則意識明顯增強,深圳走出去的企業目前已經明顯學會遵守國際規則、善于運用國際規則。此外,中國企業更加注重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以往都是中國企業被國外企業狀告侵犯知識產權,現在中國企業的維權意識明顯增強,華為、中興等深圳的企業都能運用法律手段維護企業的知識產權?!?/p>


【當前形勢】

貿易救濟手段復雜化,企業應對難度增加


何貽信觀察到,近年來公司遭遇的貿易摩擦形勢有所增強,遭遇貿易摩擦的區域也有所變化?!艾F在在發展中國家遭遇的貿易摩擦特別多,比如說最近十年我們公司在智利、阿根廷、巴西、印度等國家遭遇的反傾銷調查特別多。發達國家擁有完善的法律體系,中國企業遭遇反傾銷調查等貿易摩擦時,還可以通過法律途徑維權。但在這些發展中國家,它們有時為了維護本國的企業和產業判定中國企業傾銷,而中國企業甚至都找不到途徑打官司,很難維權?!?/p>


何貽信還指出,當前中國企業的維權和規則意識已明顯增強,但目前敢于和善于維權的企業類型主要集中在大型企業,中小企業因維權成本等原因而不太去爭取維權。


深圳市世貿組織事務中心也印證了何貽信的說法。該中心向新京報記者介紹,近年來深圳遭遇貿易摩擦特點主要有四個方面:第一,貿易救濟手段的復雜化。入世初期,國外對華發起案件的手段主要為反傾銷調查,而近十年來針對同一產品的案件往往同時動用反傾銷、反補貼,極大增加了企業應對的負擔和難度。第二,美國337調查案件增多,應對難度大。近年來,深圳企業遭遇337調查案件呈上升趨勢。今年前三季度,美國ITC共發起44起337調查,其中涉華立案23起,涉深圳就達到10起。337調查應訴費用高、應對難度大,一旦被裁定侵權并實施排除令、禁止令,侵權產品將被排除在美國市場之外,殺傷力非常大。第三,貿易摩擦發起地區從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蔓延。入世初期,對中國出口產品發起貿易救濟調查案件的國家主要為發達國家,而近年來,印度、巴西、阿根廷等重要的發展中國家也頻頻對中國出口產品發起貿易救濟調查,而且針對同一產品的調查往往呈現跟風蔓延的趨勢。第四,貿易摩擦政治化傾向增強。在反補貼調查中,體制性補貼問題始終未能得到有效解決,華為、中興等企業“安全門”事件也在阻礙企業開拓國際市場,而且其他國家也有跟風效仿的傾向。


【挑戰與應對】

企業要往創新、高端、一體化服務的方向走


貿易形勢的變化給深圳市企業帶來了困難和挑戰,據深圳市世貿組織事務中心觀察,當前深圳企業應對貿易摩擦主要存在兩方面的難度:


一方面,案件呈現碎片化。近年數據顯示,涉案企業有向中小企業集中的趨勢。比如在美國對華工具箱柜的雙反案件中,深圳出口企業多達上百家,但大部分規模較小,涉案金額不大,案件呈現碎片化。在當前國際經濟面臨巨大壓力的情況下,規模較小的涉案企業應訴意愿不強烈,出現了很多企業直接放棄應訴,將目標市場轉向他國或國內的現象。


另一方面,企業應對壓力和難度加大。在很多產品領域中,申請人在一國提起貿易救濟措施調查的同時,也可能在地方法院發起訴訟,對我國企業進行多渠道“圍追堵截”,國內企業被迫多邊作戰,應對壓力和難度在不斷加大。持續的貿易摩擦導致有些行業或企業成為摩擦的重災區,頻繁地被調查將會影響企業的正常經營活動和行業的長遠發展,尤其對中小型企業而言,較高的應訴費又會使其望而卻步,權衡之下只能放棄涉案市場。


未來企業如何更好地走出去,如何應對貿易摩擦?


何貽信說,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過程中,無法完全從根本上規避貿易摩擦。但企業可以朝著創新、中高端、一體化服務的方向走,從而減少沖突。比如,當前發展中國家生產的東西都是粗加工、低端的產品,中國企業可以生產這些國家自己生產不出來而又需要的創新產品、中高端產品,這樣就會減少和當地的矛盾。


“在互聯網時代,還有中國越來越多的企業在秉承著‘提供一體化的解決方案’的服務信念走出去,規避了貿易壁壘?!焙钨O信介紹,為規避貿易壁壘,公司從單純出口產品向提供一體化服務的方向發展。燕加隆集團的官網信息顯示,該公司產品和服務已遍及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業務涉及林木、板材、建材、家居、家具制造、全球物流在內的裝飾建材全產業鏈,以一體化、一站式解決方案的價值提供者的角色,為全世界建材地產生態鏈提供整合服務。此外,集團還在工程建設、地產、互聯網等多個領域進行縱深化拓展。


面對當前的貿易摩擦形勢,讓企業更好走出去,政府可以做什么?對此,張金生給出了多個建議。他表示,作為深圳地方世貿組織事務工作應更加密切關注國外采取各類貿易摩擦和制裁措施的動態,進行深入研究為深圳企業提供預警服務;加強對貿易規則的研究,為維護產業安全,尤其是中小企業、科技企業的發展和安全提供支撐,防范化解各類風險;引導企業加強合規性管理。


此外,他還指出,就深圳而言,當前深圳高科技企業面對嚴峻的貿易摩擦形勢,還必須要由國家層面來給予支持。比如,通過外交、政府之間的協定等來解決問題。此外,還要關注和研究近幾年的區域性自由貿易區的談判和設立、指導企業參與雙邊及諸邊區域經濟合作開辟新的市場,實現市場多元化,從而規避一些貿易摩擦。


新京報首席記者 侯潤芳 編輯 陳莉 校對 付春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