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見過那么多水從天而降。10月初,山西省清徐縣孟封鎮小武村村民王美生家的11畝玉米地,在一天內灌滿了雨水。已經進入12月,仍有不少枯瘦的玉米秸稈立在泥沙充盈的土地上。明年,這塊地只能休耕了。

 

這可能是十年來最旱的一年。廣西柳城縣東泉鎮莫道村附近的保門水庫在9月份就干了,村民們在水庫里放牛。今年6月到9月,柳城縣的降雨量與近十年同期平均值相比少了一半。

 

農業靠天吃飯,但種種跡象表明,農人們千百年來所熟悉的農業氣象,正面臨著更多不確定性,2021年秋收時節河南、山西等地突發的暴雨更加深了這種印象。那么2022年,中國的農人們該如何面對可能更陌生的天氣?中國氣象學會農業氣象與生態學委員會副主任、中國農業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教授潘學標認為,我們需要有更多應對極端天氣的常態化準備,但從長期統計的氣象數據來看,北方地區連續兩年出現澇情的幾率較小,南方地區連續兩年出現旱情的幾率較小,“南北方的防災側重點,仍應是南方防澇,北方抗旱?!钡r業氣象的變動確實需要持續關注,潘學標發現,如今華北平原冬小麥農事活動與二十四節氣相關聯的傳統農諺,在時間上已出現了一定的偏差,如果還按祖輩傳下來的時間種麥,就會減產,“我們所處的氣候始終存在不確定性,人類活動正在加劇這種不確定性?!?/p>

 

12月6日,山西省清徐縣孟封鎮小武村,今年10月份大水留下泥沙,仍有玉米未收,田地主人打算休耕一年。受訪者供圖


氣候波動幅度變大 小流域短板亟需補上

 

7月20日的早晨,河南省鞏義市北山口鎮底溝村村民葛建平從救災安置廠房走出來,發現遠處莊稼地的玉米只能看到尖了,而家里窯洞的頂部,因為暴雨出現了一個直徑半米多長的圓形窟窿。葛建平下意識覺得,以后河南的雨水可能會越來越多了。

 

7月17日以來,河南出現持續性強降水天氣,多地遭受暴雨、大暴雨甚至特大暴雨侵襲。其中,鄭州1小時降水量達201.9毫米,超過了我國有氣象記錄以來小時雨強的極值。

 

潘學標認為,全國氣候出現以變暖為主要特征的氣候變化,氣溫呈上升趨勢,近幾十年來,多數地區平均氣溫每十年上升0.2-0.6攝氏度。從地域看,北方變暖比南方表現得更為明顯,尤其在東北地區和西北農牧交錯地帶,氣溫升高更為顯著;從季節看,冬天比夏天更明顯,2月份升溫最多。雖然還沒有足夠數據能夠表明,北方降水量在逐年增加,但北方區域的降水波動幅度確實正在變大。

 

中國氣象學會農業氣象與生態學委員會副主任、中國農業大學資源與環境學院教授潘學標,在內蒙古武川試驗站的向日葵田。受訪者供圖


河南、山西,2022年還會不會有洪澇災害?潘學標認為,如果是單純根據統計數據,像山西、河南這樣降水量不大的北方地區,在某個小范圍的區域連續兩年出現澇災的概率較小。據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河南省“7·20”暴雨洪澇形勢演變及災害風險分析》的數據顯示,河南省受季風氣候影響加之地形復雜,降雨季節與區域分布極不均勻,具有明顯年際變化特征,河南發生暴雨洪澇災害平均為2年一遇。

 

“雖然今年受極端降水影響的區域,到2022年再遭受極端降水的幾率較小,但仍然不能對預防澇災掉以輕心,今后或相鄰區域出現極端降水的可能性仍然存在?!迸藢W標建議,今后要加大力度開展對小流域的水患治理,雖然單個小流域影響的人口不多,但鄉村防災標準低,小流域本身數量又多且分散,覆蓋鄉村人口量很大。

 

旱澇都要預防 北方仍重點防旱災

 

10月5日,山西一場大雨下來,不到兩日,王美生地里的玉米已經出現死棵現象。直到12月6日,田地里仍有小部分枯萎的玉米秸稈因泥沙堆積,難以運出去。王美生說,明年打算歇一下地,如果再挨場水災,可能就什么都種不成了。

 

而在江西婺源縣秋口鎮的王振飛,在8月份就已經發現,今年婺源降水量不如往年,農田里的果蔬、玉米長勢不好,需要澆地。據國家預警發布中心消息,9月來,婺源縣降水量較歷年同期偏少九成以上。

 

北京平谷大桃,遠近馳名,但今年的“桃王”大賽,參賽者們尷尬地發現,送評的大桃從品相上看無可挑剔,又大又漂亮,但就是普遍沒有往年甜,甭管哪位好把式,也種不出值得夸耀的甜桃。原因很簡單,今年雨水太多了。同樣喝飽了卻不甜的,還有葡萄,這直接影響了部分農戶的銷量。

 

那么,北方降雨越來越多會是常態嗎?

 

潘學標介紹,今年北方多雨,是因為夏季副熱帶高壓的脊線位置偏西、偏北,再加上臺風影響,來自熱帶海洋的水汽充足,致使雨帶長期在華北地區滯留,使得北方部分地區的降水時間偏長,累積降水量增多,給人一種“一年的雨在一天里下完”的感覺。

 

明年是不是依然“南旱北澇”,現在還不能下結論。潘學標認為,從長期統計的氣象數據來看,北方地區連續兩年出現澇情的幾率較小,南方地區連續兩年出現旱情的幾率較小?!澳?、北方的防災側重點,仍是南方防澇,北方防旱?!?/p>

 

旱、澇影響范圍是不一樣的,潘學標說,有個說法是“旱是一大片,澇是一條線”,降水致災范圍一般沒有旱災致災范圍大。據河南省農業農村廳公開數據,截至7月23日,河南全省農田積水面積1132萬畝,農作物受災1068萬畝,占秋作物面積的9%(其中玉米746萬畝、花生150萬畝、大豆41萬畝、其他131萬畝);成災108萬畝,占秋作物面積的0.9%;絕收35萬畝,占秋作物面積的0.3%。

 

8月2日,河南安陽西楊莊村,洪水退去,地里還是一片汪洋。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2021年,河南、山西部分地區發生洪澇災害,從全國來看,受災區域面積占總量比例不算大,沒有對我國糧食產量基本盤構成威脅。但需要注意的是,旱災涉及面積,是要比澇災大的?!比魏沃参锒加幸粋€生長發育的最適溫度、最高溫度和最低溫度,像玉米的指標,苗期在36攝氏度左右,生殖期在32攝氏度左右,成熟期在28攝氏度左右?!叭绻_花期的氣溫高于32攝氏度,授粉就會遇挫,如果氣溫達到38攝氏度以上,就會造成高溫熱害,出現敗育和隨之而來的絕產?!?/p>

 

潘學標介紹,如19世紀出現的“丁戊奇荒”,那是一場致災范圍覆蓋山西、陜西、河南、河北、山東的連年干旱巨災,最終演變為特大饑荒,對晚清歷史產生深遠影響。以史為鑒,河南、山西等易旱地區,始終不能松懈對旱災的預防。

 

實施碳中和 減少人為變暖因素

 

2002年,南極洲一塊面積為3250平方公里的冰架脫落,并在35天內融化消失。對王美生等終日在田間地頭忙碌的農人來說,“碳中和”這個概念,和南極洲冰雪融化一樣讓人感到遙遠。但在全球氣溫逐漸升高的背景下,植物和人類的命運,已經與讓冰雪融化的“背后推手”悄然相連了。

 

植物的光合作用,將二氧化碳吸收后把氧氣釋放出來,這個過程可以看作是植物在“收入”,而吸進氧氣釋放二氧化碳的呼吸作用則是在“支出”。潘學標說,氣溫過高,會使得光合蛋白酶的活性降低,葉綠體結構容易遭到破壞,很容易會引起氣孔關閉,使得光合作用減弱,“這就是收入變少了”;另一方面,植物在高溫條件下,呼吸作用會增強,消耗更多的氧氣,排放更多的二氧化碳,而且還讓干物質積累下降,“這就是支出變多了”。

 

“如果總是支出大于收入,植物就難以正常生長,而綠色植物是整個生態系統的生產者,它們擔負著將太陽的能量轉化為生物可利用的能量的任務。所以,要讓生態系統保持穩定,就要讓植物對碳的收入大于支出。一定時間內,自然和人為使用化石能源排放的二氧化碳,與自然生態系統吸收和人為封存的二氧化碳的數量相等,這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碳中和’?!?/p>

 

氣候變暖,為什么會讓降水的波動幅度變大呢?潘學標介紹,降水量多少取決于大氣中的水汽狀況,以及大氣環流狀況。當地球氣溫在升高,海洋和陸面的水汽大量增加,并在大氣環流的作用下,降落到局部地區形成降水,當遇上低渦、臺風等強低壓天氣系統,特別是與地形相互作用時,就可能形成極端降水。

 

據公開數據顯示,全球每升溫1攝氏度,大氣中可容納的水汽含量約增加7%。大氣水汽含量顯著增加,為劇烈的降水波動埋下伏筆。而降水變率局地和區域的變化,則主要取決于大氣環流和降水系統的變化,而其中大氣環流形勢的變化,則涉及各種時間尺度上的環流系統,如厄爾尼諾-南方濤動、北大西洋濤動、季風強度變化等。

 

“碳中和”是要盡力減少人類在全球變暖的行為因素,目標是要讓二氧化碳排放量實現“收支相抵”?!斑@就需要在國家層面上進行頂層設計,比如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實施重點行業領域減污降碳行動,推動綠色低碳技術實現重大突破,完善綠色低碳政策和市場體系,加速植樹造林、城市鄉村綠化,利用各類生態系統固碳,倡導綠色低碳生活等?!迸藢W標說。

 

變動中的二十四節氣 多品種配套種植規避風險

 

據潘學標團隊研究發現,氣候變暖背景下,華北平原冬小麥農事活動與二十四節氣相關聯的傳統農諺出現了一定的偏差,過半華北地區冬小麥越冬期推遲3天以上,冬小麥播種期和進入越冬期都有較明顯的推遲趨勢,一般比20世紀70年代晚播種1周到10天左右,如果還按祖輩傳下來的時間種麥,就會減產。

 

“全球氣溫變暖,并不是說氣溫是一年比一年高的,而是波動上升的。有時候,會出現比往年冷的年份?!迸藢W標提醒到,雖然華北地區冬小麥播種期有推遲的趨勢,但并不建議每年都要順勢推遲,如果遇到秋冷早的年份,還是要前一年提前播種,并種得稍微深一些,或者選用抗凍性強的品種;在遇到暖的年份時候,就可以稍微推遲播種,在土壤層中種得可以淺一些,要保證小麥有適當數量的分蘗進入越冬。

 

潘學標說,一個區域,如果能根據氣候類型,進行品種類型多樣化配置種植,可以一定程度上規避風險。高產性品種和抗逆性強的品種,按照一定面積比例播種,有利于在區域穩產基礎上實現高產。

 

王美生家的11畝玉米常年產量較高,但抗逆性差,在往常年份,一畝地可以收到1700斤以上。但經過下半年的大水、寒潮,產量削減。近7畝玉米田里,覆上一尺多厚的黃河泥沙。

 

王美生家的玉米地,覆蓋上了厚厚的一層泥沙。受訪者供圖


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土壤與固廢研究所研究員谷慶寶指出,河道里沖到農田上的泥沙,從對耕作性能破壞的角度看,會有一些不利影響,如土壤水肥保持能力可能會下降;但是否造成土壤污染,需要依據情況進行分析,因為不知道這些泥沙中是否含有污染物,這都需要檢測。

 

不同的作物品種特性不同,在產量、品質、抗性上存在不同差異,品種的布局和種植應該根據品種的特性來選擇,并在技術上給予配套?!吧诙痰乃酒贩N,不適合種在溫度較高和低海拔地區,生育期長的水稻品種,不適合種在冷涼的高海拔地區;一些品種抗逆性強,可能常規情況下產量較低,但遇災害減產幅度??;一些品種產量高但口感較差,一些品種產量低但口感較好。要平衡好抗性、產量和品質的關系,按照比例播種,既要考慮常年情況,也要隨時應對極端天氣災害發生?!迸藢W標說。

 

糧食與水土資源 需要更加合理調配

 

土地和水,是生產糧食的兩大資源。從區域上看,我國耕地主要分布在東部季風區的平原、河流三角洲和盆地地區,其中北方以旱地為主,南方以水田為主。但相對缺水的北方地區,現在承擔了遠遠多于南方地區糧食種植面積的權重。

 

12月6日,國家統計局公布2021年糧食產量數據:2021年全國糧食總產量13657億斤,東北三省及內蒙古地區合計總產量占比26.8%,增產達188億斤,對全國糧食增產的貢獻率為70.3%。而廣東、浙江、福建三省糧食產量占全國總產量比例僅為3.5%。

 

“現在全國糧食生產過多地依賴華北、東北,南方糧食種植面積、糧食產量占比下降明顯,其實南方省份可以適當增加恢復糧食種植面積,最好能實現主糧自給?!迸藢W標建議,我國糧食生產布局可以進一步優化,在國家糧食安全得到保障的情況下,華北、東北糧食產區,可以適當地進行季節性休耕、節水養地,南方省份可以適當增加糧食種植面積,盡量做到自給自足,這樣有利于糧食生產安全,也為北方農田的有序休耕輪耕爭取緩沖時間。

 

河南省虞城縣界溝鎮有位今年61歲的村民記得,小時候在平地上打井,大約六七米就能見到水,而現在打井,動輒就得幾十米以上,“不過今年雨水多,地倒是不用澆了?!?/p>

 

11月,甘肅省蘭州市七里河區的蘭州百合從地里刨出,經過村附近工廠的分揀、加工、包裝后,通過快遞發向北京、廣州等全國各大城市。原袁家灣村支部書記高作旺告訴記者,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蘭州百合畝產量能達到4000斤以上,而現在連續種了幾十年蘭州百合的地,畝產量在1500斤左右?!巴恋匾蚕袢艘粯?,老干活,就會累,肥力被耗沒了?!备咦魍f。

 

地里剛挖出來的蘭州百合。受訪者供圖


潘學標認為,華北、西北的農田,仍面臨著水資源短缺問題,適當地進行休耕、輪耕,可以減少地下水開采,降低化肥、農藥對土壤、空氣等的污染,“如果一個區域能做到5年內農業用水量與同期耕地上的總降水量基本上相當,農業發展就具有可持續性?!?/p>

 

不確定性 也是一次升級機遇

 

今年37歲的劉向陽,在河南周口項城市從事玉米種植、收購,他在2020年向外賣出兩三萬噸玉米,被當地玉米種植戶稱為“玉米大王”。但2021年已經進入年尾,劉向陽目前只收了9000多噸玉米,“沒辦法,今年水災,項城地區普遍減產?!?/p>

 

對2022年,劉向陽仍保持樂觀,他判斷來年水災幾率較小,但為了以防萬一,他在一些地勢低、交通堵塞的農田挖了排水溝,并建起幾座安裝抽風機的立倉,“有了立倉,水再也進不來,糧食在里面安全得很,什么都不怕了?!?/p>

 

安陽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張永剛告訴新京報記者,由省里牽頭,目前在河南各個鄉鎮地區都在規劃建設一批排澇設施,目的就是強化農田的排澇能力,應對未來可能還會發生的洪澇災害。

 

在“天公不作美”的情況下,未嘗不是一次升級乃至轉型的機會。

 

廣西來賓市象州縣羅秀鎮納祿村,建于明清時代的古村,是潘學標的家鄉。潘學標介紹,數百年來,村子一直以種植水稻為主,但在2005年夏天,村里遭遇一場大水災,平地里的水就有1米多深,水退去后,稻田嚴重沙化,稻秧沒法再插了。

 

稻子不能種了,在相關部門的支持下,有村民選擇發展耐澇的桑樹種桑養蠶,經濟很快得到恢復,象州縣也成為中國桑蠶生產大縣之一。但種桑養蠶時間長后,出現一些不易防治的病害,加上種桑養蠶過程中的廢棄物處理不好還會對環境帶來污染。在2013年洪水再次淹沒恢復的稻田難以種糧后,村民們轉向砂糖橘種植,發現村里的砂糖橘長勢很好,便大規模種植起來,收入比往年種水稻翻了幾番。

 

“回老家的時候,發現幾乎家家都有小汽車?!迸藢W標笑著說,種砂糖橘給村民們帶來了較好的經濟效益,而且還將村里沉寂已久的文化資源給激活了,借助明清遺留下的古建筑群,現在成了一個遠近聞名的旅游村,如今是國家3A級鄉村旅游、廣西現代特色農業核心示范區。

 

當年致使納祿村被淹的小流域災害,至今仍是許多村、鎮受災的重要因素,因為洪水沖毀了村莊和農田,也有許多村落因為一次災難而長時間難以修復。潘學標表示,鄉村治理是綜合體系建設,不能只看氣象災害影響,還要統籌考慮村莊的人文、地理和歷史,從內里挖掘出村莊的另一條出路,“就像納祿村的砂糖橘剛種植起來的時候,當地人就說,一次災害的背后,有時候也是一次轉型升級的機遇?!?/p>

 

新京報記者 趙利新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陳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