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央黨校教授、博導,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汪玉凱


2001年12月,中國正式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開啟了真正融入世界的歷史征程。入世20年來,對中國這樣一個世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究竟意味著什么,我想這是全世界都看得很清楚的,不必多言。但就我個人觀察,有兩個方面是至關重要的,值得我們深思。


一、入世加速中國經濟崛起


加入世貿組織,對中國影響最大的莫過于加速中國經濟的崛起。原因很簡單,在入世之前,世界許多國家、特別是發達經濟體,對與中國的貿易按照非世貿組織成員對待,不僅關稅高,而且在許多領域都有諸多限制。而加入世貿組織后這方面的許多障礙得到剪除,中國物美價廉的產品源源不斷地輸入世界各地,拉低了世界、特別是發達國家的物價水平,使世界各國人民得到了巨大的實惠,中國經濟也在快速發展的國際貿易和擴大對外開放中,獲得了巨大的機遇,發生了深刻的變化。這些機遇和變化集中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首先,中國經濟發展進入快車道,開始真正騰飛。按照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據,從1978年改革開放起步到2000年的22年間,中國經濟由占世界GDP不到2%,提高到3.65%,2000年的中國經濟總量為99214億人民幣,大約折合1.25萬億美元。而入世后的前九年,也就是到2010年,中國經濟總量為397983億人民幣,折合59266億美元,正式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到2020年,中國經濟總量已經超過100萬億人民幣,大約折合15.7萬億美元,約占世界經濟總量的17.4%,當年美國經濟總量20.9萬億美元,占世界比重為24.7%,實現了近代以來中國經濟占世界經濟總量的大反轉。按照美國歷史經濟學家安格斯·麥迪森的研究結論,他認為中國在1820年的時候,經濟總量仍處于全球第一位,占世界的比重高達32.9%。后來由于外來入侵,國內戰亂,中國經濟占世界經濟總量一路下滑。新中國成立后,雖然我們也不斷在發展,但與世界二戰后出現的經濟高增長相比,我們與世界經濟的差距不但沒有縮小,反而拉得更大了。而入世后中國經濟的騰飛、實現的歷史大反轉,無疑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奠定了堅實的經濟基礎。


其次,入世加速了中國作為世界工廠地位的確立。由于入世后中國對外開放的力度明顯加大,對外進出口貿易快速增長,許多發達國家紛紛把一些產業、包括高科技制造業如電子器件、通訊、計算機裝配等向中國轉移,為中國形成比較完整的產業鏈和強大的制造能力,提供了重要機遇。通過十幾年的迅速發展,中國在不少重要工業產品方面已成為世界上數一數二的生產大國,中國現在已有100多種制造產品的產量處于世界第一位,囊括了家電制造業、通訊設備、紡織、醫藥、機械設備、化工等十多個行業??梢钥隙ǖ卣f,中國目前擁有世界上最完整的產業鏈,在世界制造業中扮演關鍵角色,都與加入世貿組織是分不開的。


第三,入世為中國資本走向世界,參與世界國際合作開辟了新的途徑。在中國入世之前,中國的改革開放,更多地是吸引外國資本來中國投資設廠。但是加入世貿組織之后,這種情況就發生了很大變化,中國由過去主要吸引外資到走出去的雙向開放轉變。這對培育有國際競爭力的中國跨國企業,更好地利用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和國際資本,無疑具有重要意義。按照商務部公布的數據,2019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處于全球第二,達到1369.1億美元,存量處于全球第三,到達2.2萬億美元,僅次于美國(7.7萬億美元)和荷蘭(2.6萬億美元)兩個國家。中國超2.75萬家境內投資者在全球188個國家(地區)設立對外直接投資企業4.4萬家,全球80%以上國家(地區)都有中國的投資。


第四,入世也加速了人民幣國際化的歷史進程。人民幣國際化是指人民幣能夠跨越國界、在境外流通,成為國際上普遍認可的計價、結算和儲備貨幣的過程。在入世之前,我國的人民幣雖然也與周邊的越南等8個國家和地區簽署了邊境貿易本幣結算的協定,但真正走向世界,還是加入世貿組織之后。比如2001年12月后,中國先后與泰國、日本、韓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菲律賓以及香港、澳門等國家和地區簽訂了本幣的雙邊或單邊互換協議,使人民幣國際化進入實質性階段。目前,人民幣不僅成為許多國家與中國進行貿易的結算貨幣,而且隨著國際旅游業的興起,人民幣流通使用也得到了快速發展,人民幣在一些國家除了作為結算貨幣和支付貨幣外,還可以自由兌換。所有這些,都在為人民幣走向世界并最終成為可儲存的貨幣,鋪平道路。


二、入世倒逼政府治理變革


記得加入世貿組織之初,中國流行一句話,叫入世先要政府入世,意思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受到最大挑戰的,不是企業,而是政府。原因很簡單,能否按照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體系,實施有效治理,這個責任主要在政府,在政府的管理行為??v觀入世20年的發展進程,應該說,政府治理發生的變化無疑是巨大的。


完成艱難的入世談判后,我們的政府工作,始終把順應入世后的政府改革放在突出地位,為不斷完善市場經濟體制做出了不懈努力??傮w而言,入世倒逼政府治理變革,至少可以概括為四個方面:


一是大刀闊斧地推進機構改革,轉變政府職能。1998年開始,對政府系統的機構進行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改革,將國務院直接管理工業的部門幾乎全部撤銷,國務院的工作人員精簡將近一半,為建立適應市場經濟的政府奠定了基礎。順應入世的要求,我們于2003年新組建了商務部,并于2008年進行了大部制改革,為轉變政府職能提供了重要保障。2018年,按照黨中央的統一部署,對國家的行政體制進行了重大調整和改革,如組建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等。這些改革,幾乎都是圍繞構建適應市場經濟體制的政府、優化政府機構設置和職能配置展開的。


二是修訂法律、降低稅率。加入世貿組織后,中國政府治理面臨的第一個大問題,就是如何按照入世的承諾,修訂法律、降低關稅。特別是有關法律法規修訂是非常緊迫和繁重的。2002年以后,我們按照法制統一、非歧視性、公開透明的原則,規范政府行為,為國內外企業創造更加公平、透明和可預見的市場環境。2018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博鰲論壇開幕式上向世界宣布,中國將進一步放寬市場準入,保護知識產權,主動擴大進口,進一步降低關稅。按照商務部2021年10月公布的數字,在開放市場方面中國承諾的貨物關稅降到9.8%的目標,已經實現;在進口方面,中國關稅總水平降到7.4%,低于所有發展中成員國家、接近發達成員國家水平。按照我國入世時的承諾,要在2007年開放9大類100個分部門,目前中國實際開放接近120個分部門。


三是持續推動放管服改革,建立市場準入清單制度。


加入世貿組織后對中國政府另一個重大挑戰,就是如何減少行政審批事項,提高政府的辦事效率,減輕企業和公眾在政府辦事的負擔。在這方面,中國政府的一個重要做法,就是在行政審批改革方面持續發力,圍繞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和優化服務深化改革。到2018年國務院部門取消和下放行政審批事項的比例超過40%,不少地方政府超過70%;非行政許可審批徹底終結;中央層面核準的投資項目數量累計減少90%;外商投資項目95%以上已由核準改為備案管理。與此相聯系,就是對市場準入實行清單制度。比如。2020年版市場準入清單與2018年版清單相比,事項數量由151項縮減至123項,縮減比例達到18%,與2016年試行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草案(試點版)》328個事項相比,縮減比例高達62%。市場準入負面清單的實施,對規范市場準入管理,減少政府對市場不必要的干預發揮了重要作用,吸引更多的外國資本來華投資。


四是加快政府數字化轉型,優化營商環境。入世后,中國政府變革的一個突出變化,就是加快了政府數字化轉型的進程。目前全國一體化政務服務平臺,與所有地方政府都實現了聯網,中央部委也有50多個部委實現聯網。全國4300多個縣以上政務服務中心在一體化政務服務平臺上承載了300多萬項政務服務事項,創造出最多跑一次、不見面審批一網通辦等多種服務方式, 極大地改善了政務服務環境,促進了營商環境的優化。從2018年起,中國營商環境便利度排名,由78位上升到2020年31位,已經充分說明數字政府建設已經取得了重要成效。


編輯 陳莉 校對 李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