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是中國正式加入世貿組織二十周年。20年來,中國成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貨物貿易國。如何看待中國加入WTO后二十年來的表現?中國入世給世界帶來了哪些變化?圍繞這些話題,新京報邀請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會副會長霍建國、前商務部進出口公平貿易局調查專員宋和平、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所國際貿易室主任東艷進行解讀。


東艷表示,中國加入WTO 20年來最重要的經驗是,“以外促內”促進了中國的制度體系的完善,未來,我國要“以內促外”,構建制度型開放的環境。


入世20年 從“以外”轉向“以內


入世給中國帶來了哪些變化?東艷表示,入世是中國進行制度開放的一個起點。加入WTO后,中國逐步學習國際的先進體制和制度,通過自身制度的開放來釋放經濟的活力。在這個過程中,中國進行了一系列深化市場體制的改革,增強了整體經濟的活力,不僅使得中國逐漸成為世界生產的中心,深入融入到全球生產網絡中,還通過引入外資實現了技術升級和生產效率的提高。


東艷提出,我們需要動態看待外資與中國產業的關系。最初,當中國存在一定資源和要素的閑置時,外資的引入發揮了比較好的作用,發揮了中國的比較優勢,充分利用了我們的資源和要素,也使中國成為主要的出口國。后續隨著中國的產業和貿易結構的轉型升級,國內市場不斷培育壯大,外資也在促進國內產業發展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幫助國內企業提升技術水平,拓展國內有效需求的市場。


此前我國為了吸引外資,有一些相對優惠的政策,后來隨著各項改革的實施,逐漸使得內資企業和外資企業在一個平等的市場環境中競爭?,F在,中國市場對于外資的吸引力發生了新的變化,從供給方面來看,現在中國供應鏈具備了完備的上下游體系;從需求方面來看,我國有一個強大的、不斷增長的需求市場。與此同時,我國在不斷增強創新,我國與外資的合作也逐漸從要素的合作轉向技術的合作,在不斷升級。


中國入世20年,把握了國際生產關系調整和國際政治格局相對平穩的一個最重要的戰略機遇期,通過認真履行入世承諾,取得了制度開放的紅利,過去20年最重要的經驗是,“以外促內”促進了中國的制度體系的完善。


“我們在國際經貿規則相對穩定的環境下,通過對標國際規則引領中國經濟發展,中國經濟的發展也深切影響了世界經濟和分工體系的形成?!睎|艷表示。


當前,中國處在一個新的發展格局中,既面臨著更加復雜的全球分工體系和不斷調整的國際經貿規則,也面臨著重要的機遇,最重要的是我國要“以內促外”,構建制度型開放的環境。


首先,要構建和新發展格局相適應的制度型開放的環境。我國的制度開放既對標國際高標準規則,也基于中國自身經濟發展的實踐,將中國的規則標準融入國際經貿規則的體系中,實現制度創新。然后,要構建以中國為中心的引領世界經濟發展的新格局,逐步提升中國的話語權。


要繼續支持多邊貿易體系發展 構建穩定的經貿環境


在當前國際經貿環境不斷變化、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的形勢下,我國應該如何應對?


東艷表示,我國需要一個非常穩定的環境。當企業做投資決策時,市場環境的穩定性對于長期投資具有決定性的作用。其實入世就發揮了一種穩定預期的作用,入世相當于中國已經構建了一個非常確定的外部環境,這也是促進我國經濟增長的一個制度保障。觀察近兩年中美的貿易數據,中美之間的貿易進口還是保持了較快的、較大幅度的增長,但其實很多的增長是執行了中美第一階段協定的相關內容所產生的結果。所以,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國還是要繼續支持多邊貿易組織的發展,我們需要通過有協調的制度,進行合作,構建穩定的經貿環境。


從企業層面來說,企業更加需要注意合規性?,F在我們看到美國通過長臂管轄政策,將其國內法律向國外進行延伸,可能干預企業行為,所以企業自身的合規意識更加重要。未來,一方面需要通過國家層面的制度協調來防范信任缺失導致的過度防御,另一方面也要通過企業更高的規則意識來更好地參與國際競爭。


WTO改革的推進十分緩慢,如何看待未來WTO在全球貿易中的作用?


東艷表示,多邊貿易體制的發展,構建了一個大家可以進行共同協調的普遍性標準,也勾畫出了通過包容開放來共同協商國際貿易事務的一種理想主義的狀態。但是,因為各國之間的經濟發展差異越來越大,美國等國已經進入到數字經濟時代,但有些發展中國家還處于工業化的進程中,所以大家談判的焦點問題在不停地調整和變化?,F在,大范圍、一攬子協定的達成可能比較難,但包括區域性自貿協定,以及各種諸邊貿易裁判、貿易投資便利化協定等在內的多種形式,都是促進WTO前進的模式。WTO不僅僅是一個具體的機制或協定,它代表的其實是一種包容開放的、多邊協商的理念。


在這個過程中,中國一方面通過自身的經濟增長,在全球治理中占據了一席之地,同時中國推動多邊主義、包容開放的理念的構建,一些具體的行動和機制的創新都發揮了重要的作用。比如最近在疫情之中,WTO提出倡導衛生產品的貿易便利化自由化,以及疫苗相關知識產權的臨時豁免,中國都是積極的推動者。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顧志娟 侯潤芳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付春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