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6日,國家統計局發布關于2021年糧食產量數據的公告,這個日期比去年提前4天,也是近五年來,發布糧食產量數據最早的一年。2021年全國糧食總產量13657億斤,比2020年增加267億斤,增長2%,是我國糧食總產量連續第七年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稻菽成浪,稻谷滿倉,這是我國自2004年起,迎來的第十八個豐收年,中國人的飯碗,再次牢牢端穩在自己手里。

 

連續十八年,人們對豐收的喜報幾乎習以為常,然而,用有限的耕地養活世界上最多的人口,大國豐收,從來沒有“容易”二字。這場“十八連豐”是如何煉成的?該如何保證“十九連豐”?什么才是豐收中的 “中國密碼”?在采訪中,專家們回溯了政策布局推動,談及了藏糧于地和藏糧于技的頂層戰略,中國當然要有對糧食安全的底氣和信心,但也要常懷對糧食的敬重與珍重,這樣,通往穩定和豐收的大門才會始終敞開。

 

2021年6月,安徽亳州麥收。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布局 政策保障推動低開高走

 

2021年開局的光景,讓很多農人有些緊張。從2020年12月,冬麥區降水較常年同期就偏少五到八成,農業農村部今年2月份還在緊急通知部署冬小麥抗旱保苗工作。那時,正是小麥需水高峰和春季田管的關鍵時期,冬春連旱,勢必會對小麥返青生長構成威脅。

 

同期,根據農業農村部和中國氣象局會商預測,2021年我國區域性、階段性旱澇災害重于常年,旱澇災害可能南北連發重發,自然災害風險形勢嚴峻復雜。這一年的開局,是被官方認定的氣象年景偏差。

 

農業要靠天吃飯,到底如何才能擺脫糧食生產的不利形勢,實現低開高走?實際上,對“三農”政策敏感的人,從2020年年末就能感覺到2021年糧食生產格局與往年不同。

 

去年12月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提出要嚴防死守18億畝耕地紅線,采取長牙齒的硬措施,落實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今年1月3日,中央農辦主任、農業農村部部長唐仁健談2021年“三農”工作熱點話題時,即稱農業農村系統已立下“軍令狀”,要求務必確保全年糧食產量穩定在1.3萬億斤以上,并力爭穩中有增;2月,中央一號文件強調,切實扛起糧食安全政治責任,實行糧食安全黨政同責;3月,全國兩會期間,李克強總理指出要將糧食產量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作為今年國家發展的主要預期目標之一,這也是我國首次將糧食產量目標寫入政府工作報告。

 

同時,各個方面約束性的政策也不斷升級。一方面,多地開始將糧食產量列入2021年經濟社會發展主要預期目標,“糧食安全黨政同責”第一次在我國行政法規中明確。

 

另一方面,藏糧于地戰略成效顯著。年初,新的《農村土地經營權流轉管理辦法》出臺,嚴防耕地“非農化”,制止耕地“非糧化”;緊接著,農業農村部在京召開全國高標準農田建設推進視頻會,將今年1億畝高標準農田建設任務部署到位。

 

在這樣的政策布局下,相比于去年,2021年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播種面積均有所增加,全國糧食播種面積較去年增長了0.7%。

 

專家學者不約而同地提到,國家政策層面的重農抓糧,對于我國最終能取得“十八連豐”意義非凡?!罢呦逻_給了糧食安全很多保障,特別是對耕地面積的堅守?!敝袊r科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農業戰略研究室主任、研究員王秀東認為,耕地面積是談及糧食安全的門檻兒,“沒有面積,談目標是非??斩吹?。我們常說,耕地是糧食生產的命根子?!?/p>


與此同時,春播時節,兩部門聯發《2021-2023年農機購置補貼實施指導意見》,安排今年農機補貼190億元,擴大了補貼范圍;下半年,財政部和農業農村部再次發布《2021年重點強農惠農政策》,覆蓋農業生產9個方面,包括繼續實施稻谷補貼和產糧大縣獎勵等政策。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武拉平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則提到,政策不僅強調18億畝耕地紅線,也從各個角度激勵著廣大農民的糧食生產積極性。

 

意外 農業災害打亂生產節奏

 

糧食生產終究要靠天吃飯。盡管在政策上有對保障豐收的全面布局,但氣象、蟲害上的意外情況仍然令農業生產者始料未及。

 

如農業農村部和中國氣象局此前預測,偏差的氣象年景在今年上半年就已現端倪。據國家應急管理部數據,2021年上半年,全國共出現19次大范圍強對流天氣過程,數量較近十年同期均值是偏少的,但極端性強。

 

7月末,產糧大省河南與極端天氣狹路相逢,這場小時降雨量突破中國大陸歷史極值,被人們稱作“百年一遇”的大雨,造成河南全省超1400萬畝農作物受災,絕收500萬畝,受災區主要集中在新鄉、周口、開封、安陽等產糧大省,秋糧受災首當其沖。

 

對于北方的農村來說,相對于旱情,應對強降雨的經驗要匱乏太多,洪澇或許只存在于遙遠的記憶里。種植者們從未想過,7月末的一場雨可以下得這么大。在河南周口西華縣前邵村,只需一夜,莊稼地就成了一片汪洋,只有零星的玉米從水面上探出頭來。村民邵俊濤說,下雨前的一個月,村里人還在抗旱,可這場雨帶來的,是村莊4830畝地幾乎全部絕收;在河南鶴壁市淇縣石橋村,只需半小時,承包人張鷹的農場里最深處積水就能達到2.5米,5000畝玉米地被雨水灌滿,再難尋一棵玉米的影子。

 

夏秋之際,山西、陜西、甘肅、寧夏等地因旱受災,到了10月份,山西、陜西在經歷旱情之后又遇水災。這些災情給我國秋糧生產造成了怎樣的影響?據農業農村部公布的幾組數據顯示,河南秋糧受災面積1100萬畝,占河南全省秋糧面積的14%,占全國秋糧面積不到1%;山西、陜西、甘肅、寧夏等地因旱受災1930多萬畝,僅占全國的1.5%,而且雜糧雜豆等低產作物占比較大。而山西、陜西的水災發生在秋收期間,兩省秋糧產量已基本形成,災情對產量影響有限。

 

抗爭 要靠天吃飯也要蟲口奪糧

 

“農業生產的過程也就是與自然災害抗爭的過程?!钡谌径?,在農業農村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種植業管理司司長潘文博如是說。今年以來,農業農村部、中國農科院先后多次緊急派專家前往受災嚴重的省份,指導災后農業生產恢復。

 

對于靠天吃飯的農民來說,這一季的勞作他們不甘以顆粒無收收場,在今年9月前,河南絕收的525萬畝地塊有一半左右已完成改種補種。周口的前邵村兩個月內被淹三次,每次被淹后的積極補種和復產,讓村民在秋天最終收獲了糧食與蔬菜;在鶴壁石橋村的農場,初步評估時損失在1000萬元以上,土地只有一半可以進行補種,最終農場在當地政府部門的幫助下清淤排水,爭取了3500畝的蔬菜種子用于補種。絕收的莊稼,曾擊垮農民對于未來的盼頭。而補種和復產,除了減少損失,更是普通農業生產者對于災難的抵抗。

 

8月初,排澇結束,河南周口前邵村開始旋耕土地。受訪者供圖


除了一直要靠天吃飯,國家豐收,還離不開蟲口奪糧防病害。1月末,農業農村部印發《2021年全國“蟲口奪糧”保豐收行動方案》,預計2021年小麥、水稻、玉米三大主糧病蟲害發生面積超20億畝次,重大病蟲害呈重發態勢,直接威脅糧食生產安全。

 

但值得欣慰的是,隨著上半年中央和地方財政防控資金的投入,小麥病蟲累計防治面積超過10億畝次,病蟲損失控制在了5%以內。水稻“兩遷”害蟲,稻瘟病、玉米草地貪夜蛾等病蟲害防控也都到位。

 

那么對比歷年,今年全國農業受災情況總體如何?成災面積、損失又算是怎樣的量級?事實上,據全國農情調查顯示,今年1-7月,全國農作物累計受災6300多萬畝,比去年同期少9000多萬畝,比近5年同期少1.2億畝。

 

而在10月下旬,全國秋糧收獲大頭已經落地。據農業農村部數據,今年農作物受災面積1億畝左右,而近10年平均每年農作物受災3.6億畝,從受災面積和受災程度看,今年在近10年里,仍是我國農業災情最輕的一年。

 

總賬 東北捷報鎖穩豐收定局

 

河南無疑是受極端天氣影響最嚴重的省份。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相對于2020年1365億斤的糧食總產量,2021年河南減產56億斤。但大國豐收,是要算“總賬”的。

 

10月10日,在我國東北部的黑龍江農墾區,38歲的種植戶陳新明和妻子開始了一年中最忙碌的秋收。在此后不到一周的時間里,他們要“仰仗”一臺三年前買的收割機,收完自己種下的346畝水稻。陳新明說,今年年景不錯,水稻畝產能夠達到1200多斤,比去年增加了大概100斤。

 

來自東北地區豐收的捷報,意味著全國豐收的定局已被鎖定。

 

黑龍江佳木斯洪河農場,水稻豐收。趙爽 攝


今年11月初,全國秋糧豐收過九成,農業農村部種植業管理司副司長劉莉華表示,雖然河南、山西、陜西因嚴重的洪澇和干旱造成秋糧減產,但我國其他主產區多數是增產的,尤其是東北地區增產比較多?!叭珖性鲇袦p,增的比減的多,算總賬的話,全國秋糧增產已成定局?!?br>

 

正如劉莉華所說,就全國糧食產量數據來看,全國31個?。▍^、市)中,有27個糧食增產。其中,東北三省及內蒙古地區合計增產達188億斤,對全國糧食增產的貢獻率為70.3%。

 

在擁有2.18億畝糧食播種面積的黑龍江,有我國最大的國營農場群,9個管理局,百余個農牧場,組成了我國最重要的商品糧基地。如今的黑龍江洪河農場有限公司,隸屬北大荒集團,也曾是我國在1980年批準建設的第一個現代化國營農場。這里的種植戶有1700余人,他們多則承包一兩千畝的土地,少則承包百八十畝。

 

陳新明是1700余名種植戶之一。在農場種糧20年,陳新明說印象中還沒有哪一年的“積溫”像今年一樣,較歷年平均溫度高了200多攝氏度,水稻成熟的日期比往常早了約10天。今年9月,農場根據今年的氣候特點,采取了分段收獲的方案,第一階段由機械割曬,第二階段才開始大規模直收,為的就是搶收水稻。


黑龍江佳木斯洪河農場,種植戶查看水稻生長情況。趙爽 攝

 

洪河農場有限公司農業發展部部長陳永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在我國的墾區,所有農場對于分段收獲都不陌生。主要考慮的方面除了能早收獲早上市,為種植戶獲得更高的經濟效益外,更在于它能緩解機械集中作業的壓力、減少機收損失,也能規避因為糧食水分過多而造成的發霉浪費,保證糧食安全。

 

陳永生介紹,對比農村地區的普通個體的農業生產者,農場確實給予種植戶很多約束。但同時,管理和技術上也帶來很大的幫助。在一個框架內按照標準完成糧食生產,保證糧食安全,這是國營農場非常重要的使命和價值。

 

據悉,在今年10月16日,洪河農場有限公司70.65萬畝土地秋糧已全部收完,糧食總產量為40.08萬噸,糧食產量持續增長。這48萬噸秋糧,在黑龍江全年7867.7萬噸糧食產量面前,不足0.6%。但正是這來自產糧大省豐收的捷報,也正是這星星點點的增產喜訊,鎖穩了我國今年糧食豐收的定局。

 

經驗 什么是大國豐收的“中國密碼”

 

專家視角下,拋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眾多具體數據背后,“十八連豐”本身就意義非凡。

 

武拉平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談到,全球疫情連年持續,在這個大背景下,糧食的穩定豐收就是給百姓的定心丸?!笆种杏屑Z,心中不慌,特別是在國外一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的當下,我國口糧價格維持穩定的意義重大。同時對于廣大農民來說,糧食的穩定豐產也是大家收入的保障?!?/p>

 

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武拉平。受訪者供圖


另一方面,糧食安全是國家安全的基礎,武拉平還指出,糧食生產的穩定,同樣利于飼料加工業、食品加工業、畜牧業等眾多行業的發展,“我們常說要穩住農業‘基本盤’,筑牢糧食安全‘壓艙石’,其中更多的意義在于糧食安全是社會的穩定器,糧食的增產增收,會給其他相關行業帶來最基本的保障?!?/p>

 

事實上,直到我國進入新世紀,糧食生產的穩定性,才逐漸邁上新臺階。中國農科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產業經濟研究室主任鐘鈺提到,在21世紀前,我國糧食生產一直存在“周期”,“ 一個周期4-5年,大體表現為‘兩豐一平一歉’的周期循環?!贝蚱浦芷谄款i,是中國實現糧食持續增長的開始。

 

那么,在連續十八次獲得豐收之后,端穩14億國人的飯碗,有什么規律與“密碼”需要牢記與延續?

 

面對這個問題,專家不約而同提到包括高標準農田在內的基礎設施建設、自然災害面前“國家隊”的快速響應、藏糧于地、藏糧于技的頂層戰略,“同時,較高的機械化程度在奪取豐收過程中,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蓖跣銝|指出,目前,全國農作物耕種收機械化率達到71%。特別是小麥機收率達97%,在今年秋汛期間,如果沒有這么高的機械化程度,也就失去了搶收搶種的資格。

 

“另外,社會化服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怎么種地、誰來種地的問題?!苯刂?020年全國社會化服務組織超過90萬個,農業生產托管服務面積超16億畝次,鐘鈺認為,社會化服務到位,不只規避了一些土地流轉的風險、將農民從土地中解放了出來,也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種糧的質量。

 

中國農科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產業經濟研究室主任鐘鈺。受訪者供圖


“國家重農抓糧的決心是一切經驗的前提?!边@是記者采訪時,專家頻繁提及的一個“共識”。它不僅在宏觀上劃定紅線,約束、督促著各個地方完成任務,也涉及糧食生產每一個環節中的工作者。

 

武拉平特別指出,在年初,我國將糧食生產目標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具有重要意義?!巴诮洕鲩L、收入不斷提高的時候,人們會開始忽視糧食對于社會穩定的重要性,所以將糧食生產目標寫入政府工作報告,體現的是我國對于糧食安全持續關注的決心?!蔽淅秸劦?,在我國已經消除絕對貧困、不斷促進鄉村振興、實現產業興旺的大背景下,糧食的生產效益往往不如其他產業,鄉村產業發展或許就會擠掉糧食生產發展的空間,而黨政同責之下,行政手段的干預可以進一步讓糧食生產受到重視,也勢必會調動各個地方的種糧積極性,推動地方政府調動資源,保證糧食生產。

 

展望2022 糧食豐收有底氣也需警惕

 

目前,還有半個多月的時間2021年即將結束,隨著我國小麥秋播完成,2022年的糧食已經“在路上”。

 

在當下,專家視角下,我國糧食生產環節還存在什么樣的隱憂?2022年影響我國糧食安全的因素還會有哪些?

 

這其中有的顧慮,來自于過去一年中出現過的巨大損失。王秀東提到,河南特大暴雨后,可以看到我國的產糧大省鮮有處理突發洪澇災害的經驗,“現在來看,河南很多地區的排水是個問題,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我們要在基礎建設方面下功夫,否則隨著未來莫測的氣候變化,在農業生產上依然會面臨很多麻煩?!蓖跣銝|同時提到,糧食生產的重心不宜全部壓在北方地區,南方地區應比現在更多地扛起糧食責任,這也就意味著在耕地面積上,南方地區仍有提升空間。

 

有的不安,來自于現階段糧食生產過程中的隱憂。今年以來,化肥、農藥等農資價格持續上漲。鐘鈺談及到外地調研時,去年每噸1700余元的尿素,今年價格上漲了約七成?!凹幢闶敲媾R生產原材料上漲或者是環保壓力導致的價格上漲,這個幅度也超過了合理范圍,也超過了很多種植戶的承受能力?!北M管今年年中,中央財政對實際種糧農民下發了200億元的一次性補貼資金,但在未來如果再次面臨生產成本的上漲,那么農民種糧積極性又該如何保障?鐘鈺認為,這是一個值得持續關注的問題。

 

宏觀方面,專家們提及了藏糧于地和藏糧于技的重要性?!霸诟乇Wo方面,中國是全世界最嚴格的國家,這和我們人多地少是有密切關系的?!蔽淅秸劦?,18億畝耕地紅線是糧食安全最為重要的保障和基礎。而在科技方面,國家自2007年啟動建設了以50個主要農產品為單元、產業鏈為主線的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為培育良種,國內首席科學家和國內頂尖的專家院士,圍繞小麥、水稻、玉米等這些主要的農產品進行聯合攻關,為糧食產量和質量的提升探索空間和潛力?!?/p>

 

那么,2022年會是下一個豐收年嗎?

 

實際上,近年來,對于糧食產量增長速度趨緩,關于“我國糧食產量是否到達瓶頸、觸及天花板”的疑問從未停止。鐘鈺強調,“我們要認清一個現實,就是國家對于糧食生產的產量,其實并非是在追求一年比一年高,就如同今年寫入政府工作報告的內容,也是要求‘產量穩定在1.3萬億斤以上’?!彼嬖V新京報記者,對于國家糧食安全來說,產量穩定意義重大,而在保證穩定的基礎上,政策、科技的持續引導和投入,農機和耕地面積的進步空間,都是中國能夠在2022年再次爭取大國豐收的底氣。

 

新京報記者 田杰雄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