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衣哥”朱之文再次登上熱榜,但這次的主角不是自己,而是他的兒子和兒媳。隨著兒媳陳亞男宣布,同意與朱之文之子朱單偉解除婚約,父母將彩禮等退還給朱家,兩人僅存續一年多的婚姻關系結束。朱之文也再次被放到了聚光燈下,為此,13日,新京報記者對話朱之文,對網友的眾多疑問一一進行了解答。

 

大衣哥朱之文獨家公開回應。新京報記者 耿子葉 拍攝 陳璐 制作


“幸福是從和諧團結里走出來的”

 

新京報:兒子婚變這件事在網絡上引起討論,你有沒有什么想說的?

 

朱之文:現在說什么都不合適,不管說好還是說壞,都可能被分析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任何事,順其自然是最好的。因為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我不想再作任何回應。作為一個長輩,兒子家庭的事情,應該是孩子們自己處理。但說句真心話,我有一個真心,那就是祝陳亞男事業越來越好,祝她幸福,希望她心想事成。

 

新京報:面對兒子兒媳,你在其中是什么角色?

 

朱之文:兩個孩子之間的事情,我是很少過問的,他們在一起,我光是知道了,就很高興了。當初是,兒子找了個對象就覺得非常非常好,具體到以后是如何發展的,這些就不太干涉,因為我是做長輩的,而且孩子都是成年人了,他們有自己的處理方式。

 

新京報:對于兒子兒媳解除婚約情況,你們作為父母如何看待這件事?

 

朱之文:事情既然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還是尊重年輕人的意愿。作為父母,我們肯定是傷心的,我很羨慕別人家里面,一家人在一起做個飯、搟個面、吃個水餃,家庭能夠和和睦睦的,這對我們來說就是幸福的生活了。就像我經常說的,幸福和快樂,就是從和諧、團結里走出來的。

 

“任何回應的賬號都是假的”

 

新京報:近日有關兒子婚變一事,網絡上出現了很多回應,比如經紀人回應、小偉的聲明等,這些是真的嗎?

 

朱之文:這些全都是假的,我從來沒有授權給任何人,說是我的助理或者經紀人,那些話也都不是我說的。比如小偉這件事,我之前都不知道,后來給他打了電話,小偉說不是他的賬號。我也不清楚對方(虛假身份賬號)是怎么想的,但確實不是我孩子發布的。

 

新京報:如何看待這些冒名頂替的賬號?

 

朱之文:那些賬號都是往我們家、往對方家潑臟水的,這么做的原因,可能就是為了給自己增加流量。有些人還覺得我沒看見,就在網絡上胡說。我有時候不知道沒辦法,一旦把這個事情鬧大,我肯定是要報案的。因為有句話說,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可以忍了,因為我不惹事,但同時,我也不怕事,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網絡是會留下記錄的。

 

我覺得人不應該做這種事情,不應該為了流量就不擇手段,做人,應該實實在在的,要想過好的生活,就應該要學法、懂法、遵法、守法。有這些工夫,還不如多些付出,做一些正能量的付出,比如多種些糧食,給地除除草、松松土,還能多收獲些糧食。

 

新京報:人們會問朱之文到底有多少個經紀人、多少個助理?面對諸多冒名發聲的情況,是否考慮過授權或者開一個賬號?

 

朱之文:自始至終我沒把自己當名人。既然我沒把自己當成名人,我就沒必要成立什么公司,更沒必要有助理、經紀人。只要不是我親自說的話,都是不屬實的,近一兩年,開始頻繁出現我的經紀人,這些都是假的,根本數不清,甚至我都不知道誰是誰。

 

“只想依靠名氣為農村多做點宣傳”

 

新京報:家事被拿出來討論,對你和家里人帶來了哪些影響?

 

朱之文:第一,有人說我是炒作,我不需要炒作,有些都是炒著炒著就糊了。第二,我喜歡平靜下來,不想看到這個那個又說我了。因為我一個人,被那么多人說,換誰都受不了。我不想自己因為這個事情上熱搜,完全沒有必要。說實在的,我心涼了,我就很納悶,為什么誰說是我經紀人,都能夠發出去。

 

新京報:之前也爆出有人借錢不還、來家里直播圍堵的情況,你是如何看待這種現象的?

 

朱之文:粉絲也好,做自媒體的也好,那是人家自己生存的理由,但也不是我本人授權的,只是一句話,做人要有道德,如果沒有道德,那就什么事都做不了。不要只看眼前的一點利益,做人要是不做好事,那就什么都做不成。

 

比如有些人,說我這里不好,那里不好,比如來找我借錢,我不借,就到處潑臟水,我借了,他就認為我被他騙到了,以后就指著我了。這些人想從我身上得到利益,得不到就胡說八道,這樣的人是不想著用付出、用勞動換取幸福,他光知道要從別人身上搶幸福,那這樣的人是走不長遠的。

 

新京報:對待自媒體,你有開放的態度,但有些時候他們又會對你造成困擾,這些對你來說矛盾嗎?

 

朱之文:你可以用你的付出、你的勞動來獲取幸福,生活方式有千千萬萬種,可以靠體力勞動,也可以靠技術和知識吃飯,只要你能夠走得正確就行。十年來,也有很多人會來村子里看我,人家從老遠來村里看我,那是真正喜歡我,我哪怕是不休息不睡覺,我也得和人家合個影,哪怕是錄個視頻,送個祝福,這些是我的心意。但人是要自己站著吃飯的,少了我朱之文一樣能生活。

 

新京報:大衣哥成名多年,遇到今年這樣的變化,后續有什么新的打算嗎?

 

朱之文:我想趁著現在這個名氣,多宣傳農村,比如現在冬天了,號召大家注意火災,或者號召大家做好疫情防護,戴好口罩多通風,為農民做一些事情。而我自己,只希望唱好歌,做好人。因為我唱歌不是為了出名,只是喜歡,就算有一天我被大家拋棄了,我慢慢地退到田間地頭不吭聲了,那我就給大自然唱歌,給我家的小雞小鵝唱歌,對著我的畫、對著家具唱歌,這也是一種快樂。

 

(相關采訪視頻請關注新京報鄉里鄉外快手號)

 

新京報記者 耿子葉 陳璐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賈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