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自1999年進入老齡化社會,老年人口規模日益擴大、老齡化程度日益加深。有效應對我國人口老齡化,事關國家發展全局以及億萬百姓福祉。


專家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采訪時稱,中國的老齡化存在人口規模大、老齡化速度快、未富先老等特點。在其看來,老齡人群具有獨特的人力資源優勢,通過一定措施積極開發和利用,能夠緩解我國面臨的老齡化人力資源緊張困境。


近年來,養老行業發生了什么變化?養老機構盈利幾何,在發展中又有哪些問題待解?養老行業服務人員面臨怎樣的現狀?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對話了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理事長于建偉、中國老齡產業協會研究室副主任鄭志剛,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中國老年學和老年醫學會副會長陸杰華以及吉林農業大學人文學院(家政學院)院長吳瑩,天鵝到家職培事業部總經理殷悅,阿姨來了副總經理劉佳,透視當下養老行業這一“藍?!?,同時剖析老有所養、老有所為的未來路徑。


于建偉、吳瑩、陸杰華、鄭志剛。受訪者供圖


老齡


超2億60歲以上人口,養老需求呈個性化


新京報貝殼財經:我國老齡化呈現什么特點?


陸杰華:第一是人口規模大。根據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2020年,我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為2.64億。


第二是速度快。2000年,我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10.46%,2020年上升到18.7%,20年上升了超過八個百分點,這一速度超過世界其他國家。


第三是未富先老。2000年我國進入老齡化社會,當時人均GDP一千多美元,現在人均GDP在一萬多美元,與一些老齡化發展較快國家相比,我們的平均收入水平還是相對較低。


第四,其他國家都是城市老齡化快于農村,我國由于人口遷移流動,農村老齡化明顯快于城市。


第五是高齡化明顯。8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比重迅速增加,當下老年人家庭顯現空巢化、獨居化、小型化特征。


新京報貝殼財經:當下如何理解養老?


鄭志剛:目前政策研究或者大家觀念中,養老其實分為三類。一類是大養老,就是老齡工作,這個定義包含人群很廣泛,不只是老年人,還包括為養老做準備的年輕人、照顧老年人的服務人員等。


第二類是中養老,涉及提供老年人生活需要的用品、設施和服務,比如老年旅游、老年教育、養老金融等。


第三類是小養老,這一定義下提供的養老服務主要針對失能失智的老年人,要對他們進行長期照顧。


就我國國情而言,小養老是目前最急需解決的問題之一,因為人老了以后,如果沒有失能失智,其實是不太需要子女或者其他人照顧的。


但是,我們在聊養老行業時,其實大中小養老都包含,關注失能失智的老年人、長者以及社會能夠為這些群體提供哪些服務。


新京報貝殼財經:據你觀察,養老行業近年來發生了哪些變化?


鄭志剛:我已經專注于養老行業11年。近年來,養老行業發生了很大變化。從需求端來看,十年前,大多老年人對養老的需求是維持基本的生活就好,如今老年人的需求有了較大轉變,他們更追求自我發展,需求呈現出多元化、個性化、品質化的特點。


從供給端來看,加入到養老行業的企業以及提供的養老服務種類越來越多,很多上門服務越來越專業,比如上門助浴、居家醫療等。養老照護服務與餐飲、地產、金融、旅游、教育等多個領域相融合,呈現出多元化、多層次特點。


新京報貝殼財經:新冠肺炎疫情如何影響養老行業?


鄭志剛:從養老服務角度來看,一些上門服務按下暫停鍵,比如助浴、助餐等服務。老年旅游和老年教育板塊也受到較大影響。


不過,辯證地看,“宅經濟”興起,反而帶動一些線上服務,比如遠程教育、遠程醫療等。我了解到,很多老人在家里時間久了,越來越能夠熟練地使用各種電子設備,他們學會了網上購物,也會自己拍攝和上傳短視頻作品。


數據顯示,2019年年底,“60歲以上網民用戶占全部網民用戶比重”為6.7%。截至2021年6月,這一數字達到了12.2%,全國60歲以上網民用戶規模為1.23億人。


對于電商而言,老年消費市場已然顯現出新的機遇。


市場


行業難言暴利,養老機構入住率不高


新京報貝殼財經:養老行業盈利幾何?


鄭志剛:養老行業做得好,肯定賺錢,但是暴利談不上,利潤率普遍不高。


養老行業屬于朝陽產業,市場前景廣闊,就機構養老的模式來看,往往是前期投入很大,回報周期很長,但是一旦管理體系搭建好了,服務質量有保證,客源穩定增長,長期收益一定可觀。


新京報貝殼財經:在你看來,怎樣衡量一個養老機構運營能力高低?


鄭志剛:主要是看它的數字化水平。一家養老機構能夠具備數字化能力,前提是它已經實現了標準化管理,具備了數字化應用相關的人才,同時一般已經實現了連鎖化經營。


新京報貝殼財經:養老機構在發展中存在哪些普遍性的問題,如何破解?


于建偉:就我到訪過的養老機構而言,有運營良好、一床難求的養老機構,也有慘淡經營、入住率很低的養老機構。有城市高端養老機構,也有鄉鎮敬老院、農村養老院等。


目前,養老機構存在的普遍表層問題是入住率較低,平均入住率大致在50%左右,部分入住率不到40%,有的甚至只有20%左右。而入住率低的深層原因比較復雜,有的不做市場調查,盲目建院;有的選址不當,人不愿去;有的服務質量差,留不住人。


一般而言,入住率越低經濟效益就越差,服務人員工資就越低,這樣就招不來也留不住合格員工,也難以花錢提升內部設施,這些都會影響服務質量,服務質量差就更留不住老人,形成惡性循環。


建設好養老機構需要一定的經濟實力,還要做好需求調查或者市場調查;經營好養老機構需要有管理經驗、專業知識和敬老情懷。我覺得養老機構高質量發展的方向是規?;?、連鎖化、專業化。


新京報貝殼財經:目前公辦養老院門檻高,民辦的費用貴,這類問題如何解決?


陸杰華:公辦養老院和民辦養老院在性質、環境等方面都有區別。公辦的養老機構一般由政府定價,價格較低,而且擁有政府投資,硬件設施較好,服務水平也高,所以很多公辦養老機構出現一床難求的現象。


民辦養老院的投資較高,人員、房租、水電等成本使得養老院經營成本高,所以收費也較高。民辦養老院多是社會投資,會有一定收益預期,如果入住率低,就會很難盈利甚至收不回投資。民辦養老院要抓住特定老年人群,提高服務水平,合理控制價格,政府層面也可以給予一定的政策支持,包括水電補貼,才能推動民辦養老機構可持續發展。


新京報貝殼財經:為什么養老市場“藍?!彪y行?


陸杰華:養老服務體系和養老服務業不同,養老服務業與市場密切相關,但是目前,我國養老服務業還處于比較初級階段。原先的福利養老模式利用計劃經濟思維方式運作,推動市場發展也相對較慢,在產業方面,我們也缺少動力機制。


另一方面,老年人總體消費水平和中青年、嬰幼兒不同,購買力相對較低,也導致了市場發展滯后,企業在投資上不是很主動,這些都是限制養老服務業快速發展的主要原因。


不過,隨著社會進步,老年人的收入也在穩步提高,50后、60后逐步進入老年階段,他們的收入水平相對前一輩人來說不斷增長,需求也在發生變化,所以如今2.64億老年人需要進一步細分市場。尤其是老年人還有特殊需求,比如康養、健康等都是剛需,要抓住市場有利的部分,才能夠推動市場發展,獲得盈利。


模式


社區養老缺少設施,尚需厘清邊界探索策略


新京報貝殼財經:如何評價居家養老、社區養老、機構養老三種模式?


鄭志剛:這三種模式里,目前機構養老最為成熟,它發展歷程較早,從敬老院到各種各樣的養老機構,例如養老院、養老公寓等。


相比于機構養老,居家和社區養老起步較晚,所以各方面還不夠成熟,包括提供的一些服務還不夠專業?!笆濉逼陂g,民政部、財政部先后在全國遴選了五批203個地區開展居家和社區養老服務改革試點,取得了豐富經驗和積極成效。


此次,國務院在《加強新時代老齡工作的意見》中也提到,要創新居家社區養老服務模式。以居家養老為基礎,通過新建、改造、租賃等方式,提升社區養老服務能力,著力發展街道(鄉鎮)、城鄉社區兩級養老服務網絡,依托社區發展以居家為基礎的多樣化養老服務。地方政府負責探索并推動建立專業機構服務向社區、家庭延伸的模式。街道社區負責引進助餐、助潔等方面為老服務的專業機構,社區組織引進相關護理專業機構開展居家老年人照護工作;政府加強組織和監督工作。


新京報貝殼財經:居家養老和社區養老在推進過程中存在什么難題?


鄭志剛:社區養老方面,現在缺少設施。養老機構往往擁有一塊地或一棟樓,有這樣一個空間去實施養老服務,而很多老舊社區通常不具備這些條件。


此外,我發現,大眾對于社區養老的界定不夠清晰。什么是社區養老?是在社區養老?還是由社區來提供養老服務,或是由專業的力量利用社區來為老年人提供服務?


我們需要厘清社區養老的主要負責人是誰,然后再去探索它的發展模式,分析定位、制定發展策略。


居家養老存在的問題和社區養老類似,要弄清楚需要養老服務的人具備哪些特征,梳理明白具體需求,然后傳遞給提供服務的主體,去優化他們的服務。


相比于機構養老,居家養老和社區養老都存在工作效率偏低的問題,這也是未來需要解決的。


新京報貝殼財經:智慧養老應該如何賦能居家和社區養老?


鄭志剛:智慧養老涉及大數據、互聯網、物聯網、區塊鏈、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將這些技術應用于社區居家養老服務,需要將賦能“客戶”區分為政府、開展智慧養老業務的企業、老年人及其家庭。


政府要利用技術做好數據和資源共享,開展智慧養老業務的企業要用信息化手段來改造流程,降低管理成本。對于老年人及其家庭,則要通過物聯網采集數據,以數據分析智慧養老的應用場景,從而確定提供服務的類型,形成有針對性的養老解決方案。


人員


服務人群年齡高、收入低,銀發經濟應加強人才建設


新京報貝殼財經:養老行業服務人員現狀如何?


鄭志剛:這要看對養老行業服務人員的準入標準是怎樣界定的,如果說設置的門檻很低,只要能照顧老人就行,那我們是不缺就業人群的,但是養老行業非常缺乏專業人才,高端的管理人才、專業的服務人才都很缺乏。


目前在養老行業工作的服務人群普遍存在年齡高、收入低、勞動強度大、社會地位低、流動率高、學歷水平低等情況。


新京報貝殼財經:從企業角度觀察,養老市場的人員供需呈現什么特點?


殷悅:越來越多的客戶有老年人護理需求,也會關注保姆是否具備老年人護理的相關經驗和技能。


我們預計,未來5~10年,老年護理需求會是快速增長狀態。隨著50后、60后步入老齡時代,在雇主經濟實力更強以及此前獨生子女政策之上,護老需求肯定會更高。目前,市場對護老阿姨的需求也是高于供給,市面上也缺乏真正具備專業技能和專業服務意識的勞動者。


根據我們觀察,雇主在招護老阿姨時大多考慮兩個因素,一是價格,二是專業技能。但也存在問題,包括用戶愿意給出的價位,低于勞動者預期。市面上也缺乏真正具備專業技能和專業服務意識的勞動者。


劉佳:護老阿姨一直不是特別多,肯定會存在招工難的問題。其中原因包括護老服務對象年齡偏大,陪伴老人的孤獨感可能不是阿姨所喜歡和愿意去接受的。從薪資待遇上來看,護老阿姨薪資水平整體上低于育兒阿姨或者是高端家務阿姨。所以一旦阿姨有條件去帶孩子,肯定會從事工資更高的工種,這也是人之常情。


雖然護老阿姨的薪資待遇相對較低,但是護老風險依然存在,而且不太好把控,我們日常要對家政員做一系列培訓,比如日常照護、常見病護理以及急救常識等。


新京報貝殼財經:養老專業人才有著怎樣的培養方向?


吳瑩:普通高校本科生進入到養老產業一線服務業的并不多,目前我國養老服務與管理人力資源有大專以上學歷的不足14%,本科以上學歷不足7%,學生在養老服務一線就業意愿很低,而且就目前我國養老服務業發展現狀來講,對本科生的吸引力不足。因此我們普通本科高校的人才培養目標并不是讓他去一線服務,因為養老產業絕對不止服務業這一部分,它是個大的行業,擁有較長的產業鏈。


我們平常要到養老院一線接觸老人,讓學生對老年生活有比較全面的認知,未來這些學生不一定在一線做護理人員,業務領域可能涵蓋醫療、康養、老年金融、社交娛樂,以及老年人消費品的研發經營等。他們也可能進入養老企業,從事養老服務企業運營與管理、從業人員招聘和培訓、高端養老服務技術及產品研發等工作的高層次技能人才。


目前我國65歲以上老人1.9個億,養老護理人才目前面臨結構性短缺,正常來講應該平均4個老人就有1個護理員,但是中國現在遠遠達不到,我覺得職業院校應該更多重視培養掌握護理技術的應用型人才,此外從就業的角度,社會人員經過系統培訓也可以成為行業勞動力。


新京報貝殼財經:養老專業的學生發展前景如何?


吳瑩:我們學生不一定都到居家、社區養老機構從事一線工作,如果在(居家、社區養老)機構工作的話,要想讓他們長期在此發展,第一要有職業上升空間,第二國家也應該相對重視,給予一定崗位政策傾斜。養老服務業應該是一個特殊的行業,就像醫護行業一樣涉及民生福祉。


我們也等待著市場逐漸成熟,養老行業市場化以后,年輕人才會進入到這個領域,但是這個市場不能拔苗助長,多元化開拓市場,引導老年服務市場消費需要一個接受和成熟的過程。我國目前有4250萬失能老人,享受護理補貼的只有81.3萬人,享受養老補貼的只有535萬人,人才短缺的確制約行業的高質量發展。


新京報貝殼財經:畢業生市場需求大嗎?


吳瑩:養老院的工作,對年輕人來講不具有吸引力,比如他在養老院工資5000元,在互聯網公司也能賺5000元,這種情況人們就更愿意去互聯網公司,因為個人能得到成長,這里面朋輩交流方式、青年人的生活方式和工作環境可以互相借鑒互相成長,工作視野和資源也不一樣。目前小型機構對一線服務這方面畢業生需求不大,多招收40歲、50歲的一線護理員,機構比較傾向招聘他們,一個月兩三千塊錢工資,而不太會找我們本科畢業生。一些技術服務型、老年技術型企業,可能會找我們的畢業生,比如說做綜合性康養的企業。


破解


“退而不休”,老年群體是資源寶庫


新京報貝殼財經:如何推進老有所為,滿足老年人“退而不休”的意愿?


于建偉:老年群體是一個巨大的人力資源寶庫。在我國2.64億老年人中,60~69周歲的低齡老年人口1.47億人,占比為55.83%。這一億多老年人絕大多數身體健康,有“退而不休”的愿望。此次《加強新時代老齡工作的意見》也強調,深入開展“銀齡行動”,引導老年人以志愿服務形式積極參與基層民主監督、移風易俗、民事調解、文教衛生等活動。


而就老年志愿服務來講,老年人參加志愿服務也有諸多優勢,包括時間、素養、威望。據統計,目前全國老年志愿者已經超過2000萬。


隨著老齡化進程加快,老年人口數量快速增加,“十四五”末將突破3億,此后還會持續增長。我們很難把幾億老人的養老服務都寄托在年輕人身上,讓低齡健康老人為高齡失能老人服務也是一個很好的路徑。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推進養老服務發展的意見》提出:大力支持志愿養老服務,積極探索互助養老服務。大力培養養老志愿者隊伍,加快建立志愿服務記錄制度,積極探索“學生社區志愿服務計學分”“時間銀行”等做法,保護志愿者合法權益。當前我們的重要任務就是,使政策的規定能夠有效落地,成為實際行動。


新京報貝殼財經:農村養老服務的難點在哪兒?


于建偉:我國的老齡化是城鄉倒置的老齡化,鄉村的老齡化程度明顯重于城鎮。鄉村60周歲以上、65周歲以上老年人口占鄉村總人口的比重分別為23.81%、17.72%,比城鎮分別高出7.99個百分點、6.61個百分點。


一方面,農村老齡化形勢嚴峻,另一方面,發展農村養老服務困難較多。首先是缺錢。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相對滯后,農民收入較低,集體經濟相對薄弱,加上農民組織化程度較低,居住比較分散,公共服務投入資金短缺、效益較低。


其次是缺照料。隨著工業化、城市化推進,大批農村青壯年進城就業,很多農村老人成為留守空巢老人,家庭養老功能明顯弱化,老年人精神孤獨問題凸顯,越來越多的高齡、失能老人需要照料和陪伴。


第三是缺醫護。農村老年人健康問題較為突出,因病返貧風險隨年齡增長而加大,鄉村醫療衛生條件有待改善,宜居環境建設滯后,健康支持是農村養老的短板。


新京報貝殼財經:你提到農村養老大多選擇在家庭、社區,那么,養老社區該如何發展?


陸杰華:我們現在養老體系建設, 國家推動的是9073,90%是居家,7%是社區,3%是機構,但是居家和社區是相互關聯的,雖然社區占了7%,但是社區的7%很多是和居家聯系在一起。


由于過去大都是重城市輕農村,所以農村養老在社區在居家建設中不僅是一個短板,也是一個明顯的痛點。


我覺得農村社區養老的重點在于增加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的配置,可以根據老年人的規模和需求,拓展老年服務內容,搭建能夠滿足老年人物質文化精神需求的一些基礎設施,而不是簡單的養老機構。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趙方園 席莉莉 閻俠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張彥君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