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1月24日文在寅出生之時,朝鮮戰爭仍在進行中。直到半年后的7月27日,參戰雙方才正式簽署了停戰協定。

 

戰火雖休,和平卻并未到來。由于交戰方一直未簽署和平條約宣告戰爭結束,理論上而言,朝韓迄今仍處于戰爭狀態。

 

如今,文在寅68歲了,他即將于明年5月卸任韓國總統一職。而他卸任前最大的心愿,大概就是推動各方發表朝鮮半島終戰宣言。

 

今年以來,文在寅在多個重要場合提及發表終戰宣言的問題,稱這是打破美朝僵局、推動朝鮮半島邁向和平與無核化的第一步。12月13日,文在寅在訪問澳大利亞期間表示,中國、美國和朝鮮“原則上”同意發表半島終戰宣言,凸顯了其盡快推動各方發表終戰宣言的迫切心情。

 

但多位專家指出,朝美雙方在終戰宣言問題上存在較大分歧,文在寅任期結束前能否推動各方發表終戰宣言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


“原則上”同意的背后 


留給文在寅的時間已經不多。

 

明年3月,韓國將舉行總統選舉。由于韓國總統不能連任,文在寅的任期將于明年5月正式結束。也因此,文在寅希望在任內最后幾個月將半島停戰協定轉化為永久性的和平條約。

 

據韓聯社報道,12月13日,在和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舉行的聯合新聞發布會上,文在寅表示,中、美、朝“原則上”已同意發表終戰宣言。

 

當地時間12月13日,文在寅到訪澳大利亞,和莫里森舉行會談。圖/IC photo


他指出,發表終戰宣言不僅標志著“這項持續近70年的、不穩定的停戰機制”結束,還將推動韓朝、朝美重啟對話?!拔覀兊恼畬⑴χ磷詈笠豢?,以讓一個基于對話的解決方案成為現實?!蔽脑谝Q。

 

但外界分析認為,雖然各方原則上都同意發表終戰宣言,但要真正落實此事,仍然非常困難。

 

“中美朝韓四國‘原則上’同意發表終戰宣言,這本身是一個積極的信號,但它并不意味著發表終戰宣言就能毫無障礙地順利推進?!敝袊鴩H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楊希雨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楊希雨指出,要發表終戰宣言,首先各方得恢復會談,但這恰恰是最大的一個障礙?!鞍l表終戰宣言需要中美朝韓各方坐到一起,敲定文本、確定形式,并就政治原則等問題達成一致。但當前的背景是,朝美、朝韓會談都處在僵局中?!?/p>

 

在2019年朝美首腦第二次會晤破裂之后,半島局勢陷入僵局。此后2年間,朝韓之間的對話、朝美之間的無核化談判幾乎陷入停滯。

 

今年9月,文在寅在第76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中呼吁盡快恢復韓朝、美朝對話,并呼吁相關各方發表終戰宣言。他指出,發表終戰宣言有助于推動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同時將成為“在朝鮮半島樹立和解與合作新秩序的起點”。


朝鮮方面表達了對發表終戰宣言的興趣。但其表示,目前發表終戰宣言為時尚早,因為若是美國等有關方面不取消對朝敵視政策、不改變對朝鮮的雙重標準和偏見,即使發表終戰宣言,也“毫無意義,且不會改變什么”。

 

美國方面則表示,愿意討論發表結束戰爭狀態宣言的可能性,但堅持半島無核化要在終戰宣言里體現,同時不設任何前提條件恢復美朝會談。

 

文在寅13日也坦承,朝鮮把美國取消對朝敵對政策等作為先決條件,因此“各方還無法坐下來就終戰宣言進行討論和磋商”。

 

“朝鮮和美國在終戰宣言問題上存在比較大的認知差異,雙方都設置了自己的‘門檻’且不愿意首先作出妥協。因此雖然各方原則上都同意發表終戰宣言,但卻很難出現真正的進展與落地?!敝袊缈圃好绹芯克芯繂T李枏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除此之外,美韓在發表終戰宣言問題上立場也存在一定差異。

 

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今年10月26日曾表示,美韓在通過外交途徑解決朝核問題上態度一致,但對于發表終戰宣言的順序、時間和前提條件可能存在不同看法。本月7日,美國35名共和黨眾議員致信白宮,稱對于發表終戰宣言極度擔憂,反對“沒有朝鮮無核化和尊重人權前提的終戰宣言”。

 

“這些分歧和矛盾得不到解決,終戰宣言也就無法真正落地?!崩顤徴f。

 

“終戰宣言”的意義

 

1950年至1953年的朝鮮戰爭大概是二戰結束后規模最大的戰爭之一。

 

1953年7月27日,參戰雙方(朝鮮人民軍和中國人民志愿軍為一方,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為另一方)簽署停戰協定,并在三八線上劃定非軍事區。


由于雙方未簽署和平協議,理論上朝鮮半島至今仍處于戰爭狀態,雖然朝鮮、韓國兩國都于1991年9月17日加入聯合國。

 

當地時間2021年8月11日,韓國坡州,通往朝韓非軍事區內板門店停戰村的一座橋前設置了路障。圖/IC photo


為實現朝鮮半島和平穩定,各方作出了許多努力。

 

1954年的日內瓦會議就曾試圖讓朝韓簽署正式和平協議,但由于各方存在分歧失敗了。此后世界進入長達半個世紀的冷戰時期,朝鮮半島也成為冷戰前沿陣地之一。

 

一直到21世紀前后,半島局勢出現轉機。從20世紀90年代末的中美朝韓四方會談,到21世紀初期的中美朝韓俄日六方會談,有關各方進行了多輪談判,以解決朝核問題,維護朝鮮半島及東北亞地區和平穩定。

 

在朝鮮半島內部,從2000年至2018年,朝韓首腦共舉行了五次會晤,其中三次在平壤、兩次在板門店。雙方簽署了多個協議宣言,但遺憾的是沒有一個推動達成了持久和平。

 

“(在朝鮮半島)建立永久和平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睏钕S攴Q。

 

他解釋稱,按照國際通行做法,一場戰爭結束是先?;?,再簽署和平協議,這樣戰爭才真正結束。但朝鮮戰爭的?;饏f定持續了半個多世紀,雙方也沒能簽署和平協議,反之,各方之間的問題越來越復雜,單靠一紙和平協議已經無法徹底解決問題了。

 

也因此,韓國方面提出,在建立永久和平體制完成之前,首先可以通過一個宣言結束戰爭狀態。楊希雨稱,雖然發表終戰宣言更多的是表達各方終止戰爭狀態的政治決心,但“先走出這一小步,可以為之后更大的一步——建立永久和平機制打下基礎”。

 

文在寅本人也是這一態度。今年12月7日,在由韓國主辦的2021首爾聯合國維和部長級會議上,他表示,終戰宣言是朝鮮半島邁向和平與無核化的第一步。

 

13日,他再次表示,終戰宣言本身并不是終極目標,但發表終戰宣言有助于推動重啟韓朝、朝美對話,最終推動實現半島無核化和永久和平。

 

李枏則認為,由于朝美之間的核心分歧未解決,即使發表終戰宣言也僅僅是一個政治性文件,不具有法律地位,最終有可能成為一紙空談。

 

他表示,朝鮮戰爭結束后遺留下許多問題,譬如美國長期對朝實施制裁、戰俘問題、“聯合國軍司令部”和駐韓美軍的法律地位問題等,以及近些年的朝鮮核危機、朝韓軍備競賽等,這些問題不解決,這份宣言的實際效用可能就不大。

 

楊希雨則指出,朝鮮半島需要建立一套永久和平機制,才能真正解決半島面臨的問題,從法律上結束戰爭狀態、實現和平。

 

“在此之前,先通過一個政治性的終戰宣言表明有關各方終結戰爭狀態的決心和意志,有助于增加各方政治互信,同時也向國際社會釋放一個信號,即朝鮮半島終于可以向著結束戰爭狀態往前邁進?!睏钕S陱娬{,“這雖然只是一小步,但是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文在寅的“終戰夢”

 

“如果有需要,我會飛去華盛頓、北京、東京;如果條件允許,我也會去平壤。我將盡我最大的努力實現半島和平?!?017年5月10日,文在寅在總統就職演說中提及朝鮮半島問題時作出承諾。

 

文在寅無疑是朝鮮半島終戰宣言的主要推動者。

 

早在2007年,文在寅在擔任前總統盧武鉉的民政首席秘書官時,就曾推動實現了朝韓首腦歷史上第二次會晤。

 

2007年10月,盧武鉉到訪平壤,和時任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舉行會晤。雙方在聯合聲明中稱北南雙方一致認為“必須結束當前的停戰狀態,建立一個永久和平機制”,并將“終戰宣言”寫入公告。許多人認為,這為結束半島戰爭狀態帶來了曙光。

 

當地時間2007年10月,朝鮮平壤,時任韓國總統盧武鉉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日會晤。圖/IC photo


但聲明停留在了聲明。美國《國家利益》雜志(national interest)報道稱,盧武鉉雖然提出了這一提議,但美國和韓國的立場并不完全一致——時任美國總統小布什當時稱,“只有當金正日被證實放棄武器項目,朝鮮戰爭才會結束”。

 

盧武鉉2008年卸任后,韓國接連迎來兩任保守派總統李明博和樸槿惠,此外朝鮮不斷進行核試驗,半島局勢再陷緊張,終戰宣言也就不了了之。

 

時光流轉,10年后的2017年,文在寅當選韓國總統。他和盧武鉉有著同樣的愿景——正式結束朝鮮戰爭、實現半島永久和平。

 

“文在寅任內將改善韓朝關系當作執政的重中之重,希望在任期結束前完成這項具有歷史標志性的工作——結束半島戰爭?!崩顤彿Q,距離他卸任僅有半年不到,但韓國國內對他在民生經濟等方面的政策很是不滿,因此他更希望將發表終戰宣言作為主要政治遺產留下來。

 

為了實現這一點,過去4年半,文在寅作出了許多努力。

 

2018年,文在寅和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三次會晤,將“板門店之春”延續到了“平壤之秋”。雙方簽署了《9月平壤共同宣言》及附屬協議《9·19軍事協議》,終止了朝韓軍事敵對關系,事實上解除了戰爭威脅。文在寅是繼金大中、盧武鉉后,第三位訪問朝鮮首都平壤的韓國總統。

 

當地時間2018年4月27日,板門店,韓國總統文在寅和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板門店進行會晤。圖/IC photo


除此之外,在文在寅的斡旋推動下,朝美首腦于2018年6月實現了首次歷史性會晤。雙方發表聯合聲明,承諾努力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朝鮮半島建立長久穩定的和平機制。2019年2月,第二次朝美首腦會晤在越南河內舉行,但最終無果而終。

 

“可以說,文在寅任期內朝韓關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崩顤彵硎?,“樸槿惠政府時期,朝韓一度處于軍事緊張狀態中,但近幾年半島局勢得到緩和,即使朝韓邊境線上偶爾會出現一些小的問題,雙方也能做好危機管控,避免讓小問題發酵為大危機?!?/p>

 

但是,對于由來已久的僵局,文在寅有些時候可能也力不從心。李枏指出,文在寅推動美朝之間破冰,但并未破得很徹底,因此2019年特金會破裂之時,韓國的協調者作用就微乎其微。

 

“韓國想當半島和平的領頭羊,但美朝之間的矛盾根深蒂固,想在短短幾年間徹底改變美朝關系非常困難。但簽署終戰宣言仍然具有里程碑意義,也可以說是邁向半島和平機制的第一步,因此他推進此事的意愿非常強烈?!?/p>

 

最后半年的可能性

 

距離卸任還有不到半年的時間,文在寅的“終戰夢”能實現嗎?

 

李枏認為難度非常大?!鞍l表終戰宣言主要的障礙是美朝之間的僵局。未來一段時間文在寅能否說服朝鮮和美國松口,不確定性非常大?!?/p>

 

從美國的角度來看,美國雖然多次提及愿意和朝鮮、韓國溝通解決半島問題,但對于拜登政府而言,這顯然并非其優先議程。

 

韓聯社報道指出,美國目前正聚焦其他挑戰如伊核談判、俄烏問題等,朝鮮半島問題被推到了美國外交戰略的次要位置。也因此,美國一直拒絕讓步,不僅沒有回應朝鮮接觸制裁的呼吁,反而于近期加大了制裁。

 

“拜登一直以來強調聯盟優先,因此在半島問題上一直展現出愿意和韓國合作的態度。但是其根本立場并未改變,即要求終戰宣言包括無核化等內容。某種程度上,拜登正在拖時間?!崩顤彿Q。

 

從朝鮮的角度來看,其態度也很鮮明。金正恩今年9月29日稱,在宣布終戰前,有關各方應相互尊重,摒棄偏見和有失公正的雙重態度,取消對朝敵對政策。

 

李枏表示,若是文在寅讓美國和朝鮮作出讓步,那么發表終戰宣言并非完全不可能。不過,即使發表了終戰宣言,未來能否有效執行仍需打上問號。

 

韓國明年3月9日將舉行大選。據韓聯社報道,目前,執政黨共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李在明和在野黨國民力量黨總統候選人尹錫悅是主要的競爭者,二者在對朝問題上態度存在較大差異。李在明堅持“現實主義和實用主義”對朝政策,尹錫悅則更強調加強對朝鮮核威脅的威懾,稱應保持對朝經濟制裁直至朝鮮采取無核化實質行動。

 

李枏稱,若是保守派候選人尹錫悅上臺,終戰宣言很可能直接變成廢紙一張?!耙a悅的保守派陣營對終戰宣言毫無好感,目前民調領先的他若上臺,可能直接撕毀這一宣言。因此,能不能簽署是一個難題,簽署后能否得到遵守又是另一個難題”。

 

在楊希雨看來,文在寅卸任前發表終戰宣言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他指出,目前正是考驗各方政治智慧和政治靈活性的時候,“若是未來幾個月各方能夠努力縮小差距,找到共同接受的解決辦法,那么仍然有可能在文在寅卸任前發表終戰宣言”。

 

事實上,多家媒體報道稱,文在寅有意以明年初的北京冬奧會為契機,重啟韓朝之間的對話,讓終戰宣言成為現實。在2018年的平昌冬奧會上,朝韓奧運選手攜手入場,對于半島和平意義深遠。

 

當地時間2018年2月9日,韓國平昌,2018平昌冬奧會開幕式上,朝韓代表攜手入場。圖/IC photo


而在北京冬奧會即將到來之際,美國宣布“不派官員參加”,韓國卻并未跟隨。韓國外交部發言人崔泳杉12月7日在例行記者會上稱,韓方始終支持北京冬奧會取得圓滿成功,一貫希望北京冬奧會能為東北亞乃至全世界的和平穩定和韓朝關系發展做出貢獻。13日,文在寅直接表示,韓國政府沒有考慮抵制北京冬奧會。

 

分析指出,文在寅對北京冬奧會有較大期待。因為若是朝韓運動員能和平昌冬奧會一樣攜手參加北京冬奧會開幕式,或者借此契機促成朝韓首腦會談,對于發表終戰宣言都是極大助力。

 

從中方的角度來看,中國對終戰宣言一直持積極參與態度。11月1日,中國政府朝鮮半島事務特別代表劉曉明在與韓國外交部半島和平交涉本部長魯圭德舉行視頻會晤時稱,中國作為半島事務重要一方和朝鮮停戰協定締約方,愿就推進半島和談、發表終戰宣言等事宜同有關方保持溝通,發揮建設性作用。

 

12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同韓國國家安保室長徐薰會晤時指出,中方一貫支持半島南北雙方改善關系,主張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半島問題,愿同各有關方一道為維護半島和平穩定、實現半島長治久安發揮建設性作用。

 

12月14日,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結束半島戰爭狀態,實現半島停和機制轉換是政治解決半島問題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國際社會的普遍期待。作為朝鮮停戰協定的締約方,中方同有關方面就半島事務保持著溝通協調,我們將繼續發揮建設性的作用。


新京報記者 謝蓮 

編輯 劉茜賢 校對 吳興發